商标复审案例:“国美GUOMEI”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关于第3574427号“国美GUOMEI”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信息来源:商评委

关于第3574427号“国美GUOMEI”商标

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18]第0000070141号

   

  申请人: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北京市律师事务所
  被申请人:武玉杰
  委托代理人:北京商标代理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6年04月29日对第3574427号“国美GUOMEI”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六条的规定,组成合议组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申请人系中国最大的家电及消费电子产品零售连锁企业,申请人第1097722号“国美电器”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一)、第1097721号“GUOMEI及图”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二)经过申请人长期、广泛的使用,已为相关公众熟知,应当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争议商标是对引证商标一、二的复制、摹仿。争议商标的原所有人赵秀兰为商标代理行业的从业人员,其抢先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具有明显恶意。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易误导公众,损害申请人、关联企业及消费者利益。综上,请求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宣告争议商标无效。
  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复印件):
  1.引证商标一、二相关信息;
  2.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基本情况;
  3.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对引证商标一、二的广告宣传使用证据、国内新闻媒体的相关报道、国家图书馆的检索报告;
  4.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申请人商标获得的荣誉;
  5.相关法院判决;
  6.争议商标相关信息及北京安达联信商标代理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
  7.国美品牌混淆度及品牌认知调研报告、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网页介绍。
  被申请人答辩的主要理由:申请人曾对争议商标提出异议,申请人再次提起无效宣告请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申请人对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时已超过五年,无权再次依据修改后《商标法》提起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人所提证据不能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引证商标一、二已达到驰名商标的程度。争议商标所在类别为33类,引证商标为35类,二者所属类别行业相差较远,不会构成混淆误认。争议商标经被申请人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和美誉度。综上,请求维持争议商标的注册。
  被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复印件,部分为原件):
  1.关于争议商标的异议裁定书、各类别“长城”商标档案、争议商标许可备案通知书、相关营业执照副本;
  2.被申请人及其产品所获荣誉、“国美”酒外观专利证书;
  3.被申请人对争议商标广告宣传证据;
  4.通过京东、工商银行融e购销售“国美”酒的结算单据;
  5.“国美”酒生产厂区照片。
  针对被申请人的答辩意见,申请人发表如下主要质证意见:本案属于“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的情形,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情形。在案证据足以证明引证商标一、二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达到驰名状态。争议商标的注册与转让行为均具有明显恶意,被申请人行为具有明显不正当性。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将会误导公众,损害申请人、关联企业及消费者利益。被申请人提供的大部分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其余证据不能证明被申请人拟证明事实。
  申请人随质证意见提交以下主要证据(复印件):
  8.申请人关联公司相关投资人信息、关联公司出具的声明;
  9.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相关企业信息;
  10.“国美控股集团进军酒类零售”在糖酒快讯资讯网的新闻报道;
  11.被申请人名下“国美”系列商标详细信息及北京安达联信商标代理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
  12.浮来春集团旗下日照浮来春公馆获得“财税贡献奖”报道网页、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民事裁定书。
  被申请人分别于2017年5月21日、2017年7月24日逾期向我委提交了证据。
  经审理查明:
  1.争议商标由赵秀兰于2003年5月30日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第33类酒(利口酒)等商品上,初步审定公告后,本案申请人向商标局提起异议申请,异议理由为:

一、申请人“国美电器”商标(即本案引证商标一)为驰名商标,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

二、申请人“国美”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争议商标侵犯了申请人在先权利,违反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商标局经审理于2009年2月25日作出(2009)商标异字01672号裁定,申请人所提异议理由不成立,争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向我委申请复审,前述异议裁定已生效,商标局于2009年6月27日在第1173期《商标公告》上进行异议裁定公告。2014年10月27日争议商标核准转让予武玉杰,即本案被申请人。争议商标经续展有效期至2025年1月13日。
  2.引证商标一、二均由北京市国美电器总公司于1996年6月12日申请注册,于1997年9月7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商业信息、推销(替他人)等服务上。2000年1月28日引证商标一、二核准转让于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引证商标一、二经续展有效期至2027年9月6日。
  3.以赵秀兰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安达联信商标代理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03年7月29日,晚于争议商标申请日。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申请人证据1、6及被申请人证据1在案佐证。
  我委认为,争议商标获准注册日期早于2014年5月1日,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修改前的《商标法》,程序问题适用修改后的《商标法》。根据当事人理由、查明事实及《商标法》的相关规定,本案焦点问题为:

一、申请人再次援引引证商标一并主张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宣告无效,是否构成“一事不再理”。

二、申请人援引引证商标二主张争议商标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之情形的理由是否成立。
  关于焦点问题一,修改前《商标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对核准注册前已经提出异议并经裁定的商标,不得再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申请裁定。”基于该条款的立法意旨,由于申请人并未针对前次异议裁定提出复审,该异议裁定已生效,该裁定对于双方当事人及行政确权机关均应产生拘束力,由此形成的商标法律秩序乃至市场秩序应受到尊重。虽然修改后《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对于新法施行前已经经过异议裁定,因当事人自己放弃相关权利未进入我委评审程序,而使得该异议裁定生效,在新法施行后又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提出无效宣告申请的,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我委认为在法律修改的衔接适用阶段,既不能因为法律的修订使当事人丧失救济途径,同样也不能因此使当事人获得额外救济,在未形成新的事实和理由的情况下申请人对已决事项重新启动程序,不仅会冲击已经形成的法律秩序,打乱当事人之间已经形成的利益格局,也有损生效裁定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况且,对于一个在先已有生效异议裁定的案件,并非只要提交了不同于前一程序的证据就可以认为构成了“新的事实”。新的事实应该是以新证据证明的事实,而新证据应该是在原异议裁定之后新发现的证据,或者确实是在原行政程序中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具体到本案,我委认为,申请人提交的证据虽然较原异议程序中增加了很多,但对于在原异议裁定作出之前产生的证据为何在原异议程序中未提交,申请人未给出合理解释,而申请人提交的在原异议裁定作出之后发生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已形成新的事实。因此,申请人再次援引引证商标一并寻求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保护,已构成“一事不再理”情形,该项主张应予驳回。
  关于焦点问题二,申请人主张引证商标二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争议商标违反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申请人该理由应属于新理由。修改后《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根据我委查明事实,争议商标于2009年6月27日核准注册,至申请人2016年4月29日提出无效宣告申请时已超过五年,且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二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已达到相关公众广泛熟知的程度,根据在案证据及我委查明事实3,亦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存在恶意情形。据此,争议商标未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的情形。
  申请人关于被申请人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后在第33类酒类商品上大量注册包含“国美”字样的商标以及设立多家使用“国美”字号的企业等理由,不属于本案评审范围,我委不予评述。
  依照修改后《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委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委。

合议组成员:戴艳
安蕾
徐永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ain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