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被他人悄悄转让了,怎么办?

目前商标转让申请一般由代理机构通过网上申请的形式办理,提交的文件包括转让人和受让人双方签字或盖章的《同意转让证明》、《商标代理委托书》和主体资格证明。由于通过网上途径提交,提交的均为扫描件,在实践中不排除出现有受让人会通过伪造转让人签名或者印章的方式提交虚假的转让文件,在商标权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国知局提交了商标转让申请,导致商标被转让至他人名下并进行了转让公告。如果出现这一情况,商标原权利人如何维权?笔者在此对相关法律问题进行探讨。

1.未经商标权利人同意,商标被转让至他人名下应采取何种救济手段。

未经权利人许可,商标被他人向国知局提交转让申请,转让至他人名下,并由进行了转让公告。权利人是应该通过行政手段向国知局提起复议还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呢?

注册商标专用权是我国民法明确规定的一项民事权利,依法取得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虽然商标的申请、变更、转让需要经过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行政程序,该行政程序并不能改变注册商标专用权作为民事权利的性质,亦不能改变注册商标权流转关系作为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案件有关管辖和法律适用范围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以下商标案件:……5.商标专用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件。因此,依据《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案件有关管辖和法律适用范围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此类商标权属纠纷案件可以向合同约定的管辖法院提起诉讼。若合同无约定或约定管辖无效,可以向由被告住所地的中级人民法院或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基层人民法院提起商标权权属纠纷之诉。

2. 伪造商标转让文件导致商标被转让的举证责任问题。

  受让人在商标转让过程中受让人提交了伪造的转让文件,如何证明,由谁来证明?对签名和印章真伪进行鉴定,需要对转让文件的原件进行司法鉴定。虽然商标原权利人作为原告可以向法院申请调取代理机构提交给国知局的转让文件,但代理机构一般提交的转让文件均为复印件,无法证明上述转让文件的真伪。在此,提交转让文件原件的举证责任承担是如何规定,司法实践中又是如何操作的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的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依据上述规定,主张转让合同成立的受让人应当对转让合同的成立和生效承担举证责任,而非作为原告方的转让人。如在(2018)湘民终631号案和(2017)0381民初756,法院均引用该规定认定作为被告的受让人对转让的合同成立和生效承担举证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二条的规定,书证在对方当事人控制之下的,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可以在举证期限届满前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责令对方当事人提交。申请理由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对方当事人提交,因提交书证所产生的费用,由申请人负担。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交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申请人所主张的书证内容为真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十五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控制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交,对待证事实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控制人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该主张成立。

受让人应当对商标转让合同的成立和生效承担举证责任。同时,根据《商标法》的规定,商标转让申请应当由转让人和受让人共同向国知局提交申请。作为受让人的一方,应当妥善保存《同意转让证明》及《商标代理委托书》原件等相关转让注册商标申请手续。据此,受让人一方应当承担提交转让文件原件以供法院进行司法鉴定的举证责任。如受让人无法提供上述证据材料,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亦是如此操作。例如,在(2020)辽民终414号案中,二审法院辽宁省高院即认定:乡健合作社作为“鄉健”商标转让的“受让方”,应当持有商标局颁发的关于转让的证明材料。故一审法院将提供《同意转让证明》及《商标代理委托书》原件等相关转让证明材料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乡健合作社并无不当。……同时,乡健合作社未能提供《同意转让证明》及《商标代理委托书》原件等相关转让证明材料,而且也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张殿海对“鄉健”商标的转让知情并同意,故对乡健合作社认为张殿海对“鄉健”商标的转让知情并同意的主张不予支持。

(2020)辽07民初89号民事判决书中,法院即认定:根据王旭鹏拒不提供其应当持有的《同意转让证明》及《商标代理委托书》的原件及李海波的陈述,可以认定在《同意转让证明》及《商标代理委托书》上的“李海波”签名非李海波本人所签署,即涉案商标的转让是在涉案商标原权利人李海波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不是涉案注册商标权利人李海波的真实意思表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也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上述规定,故李海波与王旭鹏就涉案商标的转让行为无效。

可见,受让人应当对转让合同的成立和生效承担举证责任,同时应当提交转让文件原件以供法院进行司法鉴定。若无法提供转让文件原件,受让人一方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3.商标代理机构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作为商标代理机构,在办理商标转让等涉及权利变化的业务中,应当尽到审慎义务,对客户提交的转让文件进行严格审查,并妥善保留转让文件的原件,否则将有可能承担相应的责任。在(2019)鲁14民初479号判决书中,一审法院认定:汝家公司提供商标转让虚假材料,一零三六九公司作为商标转让的专业代理机构,未尽到审慎的审查义务,共同侵害了范玉收享有的商标权利,属于共同侵权,对范玉收受到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4.商标权是否适用善意取得制度?

我国《民法典》第311条规定了善意取得制度商标权具有财产属性,可依法转让。商标注册、转让均需经过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行政程序,鉴于行政程序的公信力,为维护市场稳定和交易安全,善意取得制度的原则和规定应适用于商标权的流转。但商标权的善意取得同样应当满足相应的条件,即:善意+合理对价+登记。

在(2018)闽民再58号案中,由于涉案商标经历了两次转让程序,再审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两次转让的受让人是否构成善意取得作出了不同的判决。第一次转让中的受让人未谨慎核查转让人的身份,主观上难言善意,且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支付了合理的对价。故法院认定一个次转让的受让人不构成善意取得。第二次转让的受让人在转让人持有涉案《商标注册证书》《核准商标转让证明》的情况下,支付了合理对价,依法办理了商标转让登记,符合善意取得的条件。最终法院认定第二次转让的受让人符合善意取得的条件,取得了涉案商标的所有权。

以上,是笔者对伪造商标转让文件导致商标在权利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让所应采取的法律措施和法律后果进行的一点点探讨。在笔者看来,无论事实如何纷杂,法律规定如何繁琐,坚持“善意压倒一切”的原则,即可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ain Menu